元宵题材邮票受宠 “牡丹灯”邮票升值299倍
http://sh.lcxw.cn 时间:2017-12-12 19:56:22 来源:北京青年报

景德镇治疗近视手术,

原标题:永定人家的困苦、爱恨与期许

陈予婧

“一河永定,一门广开,千年滋养,万流入海……”近日,讲述京西门头沟永定河边“核桃岗”两家三代人生活的话剧《永定人家》上演。演出保留了对广袤沉郁的自然风光的原始记录和追根溯源,以及各个年代民情民风和传统文化的展示,难得的是其主题落在对当下老百姓生存状态的反思和探讨上。该剧看似是十足的现实主义“主旋律”戏剧,但剧中人物命运的兴衰斗转、传统手工业与现代人发生的矛盾,以及世世代代当地百姓与大西山、永定河之间的关系所引发的思考和困惑,远远多于歌颂和宣传。透过这出戏,可以清晰地看出人与自身、人与传统手艺、人与自然的三重困境。

《永定人家》跨越70年,从1944年讲到2017年,故事围绕有着祖传琉璃制作手艺“天坛蓝”的原住民刘桑莲一家和在核桃岗兴办煤矿的“半拉子”外来户匡兴禄一家,将两家从“争山”开始的世代仇恨,到因结亲和面临共同的时代问题而相互体谅帮忙,再到最后同时陷入经济发展和环境变化的困境,通过四幕六场戏娓娓道来。其中,最为观众所见的矛盾便是人与人之间的,就像多数“人像展览式”结构的戏剧一样,该剧人物关系复杂多重,在每一幕中都各有侧重。最核心并贯穿全剧的是刘、匡两家的世仇,体现在老太太刘桑莲、琉璃矿的“柜头”刘五车和第一代开矿者匡兴禄三人殊死的争斗上,因此辐射到刘五车养子刘天泽与匡兴禄的女儿匡潇潇之间的结合,波及刘桑莲的养女核桃与鳏夫匡兴禄未说出口的爱情,此外还有因琉璃制作“天坛蓝”手艺传男不传女的铁律而引发的家族矛盾。

在复杂的人物关系之下,演出所呈现的却并不这么简单,剧中每一个人物的形象都是干瘪、沧桑和困苦的,他们都面临着生存、情感等多方面的困境。刘桑莲丧夫,拉扯一大家子;刘五车为了能继承“天坛蓝”的手艺终身不嫁;核桃爱匡兴禄不得,去山上看坟,终年不下山……剧中的女人们都在岁月的长河中消磨着青春和活力,只靠被生活压垮后生出的坚韧、倔强撑起一片天。而男人们更是萎缩、枯竭、无能,匡兴禄立下誓言“在京西不开九个煤矿绝不再娶”,等于是拒绝了核桃的爱意;匡兴福给一代又一代后辈讲门头沟太平鼓在天安门前表演,而自己却从未亲临;最具有悲剧性的是刘八斗,从小瘦弱,心思也不在继承“天坛蓝”上,可他是唯一继承人,只好扛起重任,守住秘密,亲口尝试含有剧毒的琉璃配方,以身殉族。女人不婚,男人早亡,大时代变迁下的传统劳动者面临着巨大的困境。

剧中人的困境除了来自于自身情感,还有一部分与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发展有关。《永定人家》将京西太平鼓、小车会、古幡会、祭窑神等多种民俗场面融入剧情之中,又有抗日时期、建国初期、改革开放初期和现在的政策、人文风情作为推动剧情和人物发展的动力,使得人物与行业的关系紧密相连。刘家作为琉璃制作的手工业者,从“占山为王”的家族型产业、小作坊生产方式,到“大发展”时期为十大建筑贡献50万件产品,再到改革开放发展对外贸易时期接日本人的单子几次复兴,中间也有“文革”时期被认为是“为封、资、修服务的产品”而关闭,现如今也面临产业升级,走出一条新路的困境,到底是“立碑”还是“挖坟”,是建功还是断根,值得反思。而刘家人对“天坛蓝”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,更是世袭的传统手艺劳动者的心灵写照。

剧中另一类工业——煤矿行业的兴衰更是大起大落,从高价买下大西山的开采权,断了别人的后路,到建国初期匡家把矿交给公社,干得风风火火,市领导邀请梅兰芳看望井下工人,再到现代,老牌煤矿企业面临关闭,还首都一片青山绿水。这不仅仅是匡兴禄与煤矿的关系,更是千千万工人如何生存的问题,“一句话就了结了一辈子”,几代人的心血该如何传承,人与不断变化的产业该如何相处,是传还是断,是守还是变,是三代百姓共同面临的困境。

对于北京城来说,巍峨的大西山被视为父亲,缓缓流淌的永定河被誉为“母亲河”,这两个意向始终贯穿全剧,在舞美上也呈现了苍茫的山脉、破落的村落、枯竭的老井和平整的土坡。舞台上的景虽然没有大幅变化,仅靠灯光来表达人物对核桃岗一草一木的情感,但环境的作用始终无形地推动剧情的发展,并成为情感归宿的落脚点。除了大西山和永定河,核桃树是剧中一个重要的意象,刘桑莲当年在核桃树下捡了个孤儿,取名为核桃,于是核桃树成为刘八斗对核桃抒发情感的对象。同时,在第一幕中,为了“争山”刘五车和匡家兄弟打赌,要是匡兴禄一掌“窑神掌”能把核桃树上的核桃全打下来,刘匡两家就一家一半占山,要是打不下来,匡家就得走人。最后一幕,第三代刘兮鹏从国外带回了先进的科学技术和“琉璃重生计划”,令所有祖辈人大为震惊,那就是还核桃岗一片青山绿水,打造成古村落古道的传统文化风貌,“水能清得照出人影,满山满树的核桃”,又结出核桃、回到小时候的样子成为核桃岗发展方向的目标。戏演完了,观众对大西山和永定河的面貌有了新的期许,而剧中人却并没有“大团圆”般的满意,留下的依旧是来自人与自然相互取舍关系的思考和探寻。同样在现实当中,大时代变迁和城市发展下人与自身、与传统工业、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困惑仍在继续。

摄影/史春阳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推荐

  2017年是丁酉鸡年,而古人有关于鸡的描述可以追溯到《诗经》里的“风雨潇潇,…

  春节为我国民间一年中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和人们团聚的重要节日。2000年1月29日,中国…

  水城书画界大伽我最先记住的是白咸瑞老师,因他祥云缭绕的名字,更因他葳蕤生光的…

  由于在投资市场中人民币收藏的的门槛比较低,所以很多投资者都会选择投资人民币。…

  对于很多的藏友来说,古钱币的收藏其实还是显得比较神秘的,毕竟市场上这类古钱币…